Suntuubi-palvelussa käytetään evästeitä. Palvelua käyttämällä hyväksyt evästeiden käytön. Lue lisää. OK
2018
293031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1234

RSS

 尋找過年的年禮
09.02.2018 04:35

有段時間,聽到人家嫁娶的鞭炮聲,總是第一時間想起過年。鞭炮爆炸的響脆,裹著十幾口人的笑臉,在我眼前放映。對於兒時的我來說,過年的符號,是長輩們或驚喜,或隆重的禮物。一塊兒糖,一件衣服,甚至一次談話。

父親兄妹九個,他是老大。生活上他要求我和弟弟:穿衣乾淨為止,飲食不可貪嘴。對於隨父母住在的筒子樓的我們來說,父親的標準,不難達到。唯有每年放寒假回老家,父親才會打破他的規矩。

這時,父親摩托車上的東西會一下子豐富起來。除了我們一家四口各自挎著的大小背包,車尾還要捆上一個箱子,兩邊再各綴上一個裝滿了“年貨”的編織袋。回到家,父親先從每個包裏拿出最好最完整的一份,親自給爺爺送去,再叫來叔叔和孩子們挑。大家也不計較誰多誰少,每個人都是喜笑顏開。

然而,時間的車輪在碾壓著人生轟隆隆前行的同時,也碾碎了我的記憶。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大家不再需要我父親的禮物,姑嫂之間也不再互送面點。二叔二嬸承包了一個食堂,慢慢添置了新傢俱,還籌畫著給兒子蓋新房;三叔的煙酒鋪子生意很紅火;四叔終於不再是民辦教師,轉正後的他有了固定工資……不過,再回家的時候,父親的摩托車上依舊豐富,他仍將帶回的年禮挑最好的給爺爺送去,剩下的就平均分好,讓我和弟弟一家家送過去。送完年禮,小孩子們就湊到一起,比比自己或撒潑打滾,或甜言蜜語,或考試高分換來的煙花誰的好看。

等我們瘋夠了,就跑去爺爺的院子領“年禮”——如果當年家裏有滿十二歲的小孩,爺爺就會提前買來兩只羊給孩子“還羊”!沒有十二歲的孩子,他依然會買,最後生的熟的,都給孩子們分了過年。

成家後,兒時的年味,便只剩下從爺爺那裏領了肉回來,清冷的空氣裏只有濃濃的肉香直往肚裏鑽,那味道常常讓我忍不住偷偷咬上一口。

現在,父親點燃煙花的香頭交給了弟弟,他帶回的禮物也只能在大年三十的黃昏到爺爺的墳前奉上。出了閣的女孩子們,也只能透過越來越稀疏的爆竹聲尋找心底的記憶。如今,我的孩子也已經十歲。他們不再關心過年穿什麼新衣,吃什麼大餐,“豁達”的女兒會從自己的壓歲錢裏隨便抽出一張送給她喜歡的朋友。他們不再稀罕“禮物”,過年也只意味著從繁重的學習裏暫時得到解脫,任憑父母帶著到熟悉或不熟悉的親戚家拜年,到各處去“增長見識”。

也許,我該尋找一種可做“年禮”的東西,就像家裏最困難的時候,父親給我們買來的大小煙花,媽媽親手裁制的衣裳。哪怕一顆水果糖,讓它們帶著年味兒,溫暖孩子一春又一冬。





Kommentti

Kirjoittaja

Sähköposti

Kotisivut

Roskapostisuojaus: Paljonko on kaksi plus yksi?
(Pakollinen, Vastaa numeroin)



Ei kommentteja




©2018 sophiahui - suntuub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