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tuubi-palvelussa käytetään evästeitä. Palvelua käyttämällä hyväksyt evästeiden käytön. Lue lisää. OK
2018
262728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311

RSS

 溫暖如明媚
13.03.2018 05:37

故鄉的太陽出得遲,但鮮豔,紅彤彤的,耀眼;故鄉的月亮落得早,但潔淨,白嫩嫩的,養眼。與之相對應的,是分明的四季,有毫不含糊的季節特徵——熱就熱,冷就冷,雨則雨,晴則晴,清明爽利,不叫人費心揣摩。於是,人也就有了與之相對應的性情——質樸、率性、透亮,愛恨分明。

 

譬如老姑。從記事起,就分外地明白事理,穿得破舊,吃得寡淡,也從不抱怨。因為她知道,故鄉所有不過是瘦山與薄地支付寶HK優惠,自然窮;其中所產不過是玉黍和小米,自然餓——既然都是沒有辦法的事,自然要安於忍。所以,她為人處世,一直是心胸坦蕩,隨遇而安。譬如夏旱,吃水緊張,洗漱類的用度,自然是廚炊後的剩水;她則安心享用,無額外憂煩,她說,只要臉子長得好,污水也能洗得白。譬如秋澇,田堰衝垮,玉米伏倒,眾人哀號,她卻從水裏撈上來泛青苞米,放在柴草上燒烤,吃得近乎忘情,紅唇之上沾滿炭灰。她說,已然是澇了,不如撿回來一點兒快樂的心情。

 

到了上學的年齡,祖父找她商量:擺在你面前有兩條路哇,一是混學堂,二是隨你母親伺候豬狗。她脖子一梗,響脆地說道,當然是混學堂。她知道父親的心思——他內心深處重男輕女,覺得女娃子早晚是別家的人,花錢上學純屬白搭,不如早點務農幫襯家境。把一樁堂堂正正的事體,用一個“混”字形容,他的意思已經再明白不過了。絕不能讓這種不公得逞。她想,該上學就上學,該嫁人就嫁人,人生一世,應該過的日子,都是應該認真地過的,絕不能人為地節省。

 

初中畢業,就“運動”了,各地學生扔掉書本到處“串連”。她自然是隨潮流而動,去了南方的幾個聖地。但不久,即便是全國山河一片紅,她還是悄悄地回到了家鄉,安心地務農。問她原由,她說,原因很簡單,即便是動機很動人,坐車不給錢蔡醫師教MC,吃飯不給錢,住店不給錢,還理直氣壯,咄咄逼人,大道理背後就沒道理了。之於她個人,高聲大嗓背後,感到的總是內心的不寧。

 

祖父幹幹一笑,說,不叫你混學堂,你偏要混學堂,混來混去,只混了一個造反有理。老姑只是搖搖頭,沉默無語。然而她甘心務農,無論是颳風下雨,也不休歇,直至被評為“五好社員”,樂在疲苦之中。

 

那時節,天天有最高指示發佈,大隊(村)部便配備了一臺半導體收音機。為了落實上級傳達不過夜的硬性規定,便先由村幹部收聽一下,然後再站在山的巔處,向村落裏吼。也是因為山偏地遠,收音機裏的聲音總是被雜音遮掩,一天,村幹部吼道:社員同志們,偉大領袖就是跟咱貧下中農心貼心,跟咱山裏人一樣實在,他說,路上有根樁,樁是木樁。就是說,要想抓革命、促生產,就是要把攔在路上的木樁徹底拔掉才行。

 

老姑聞之,忍俊不禁,咯咯地笑個不停。祖父說,有什麼好笑的,難道老人家說的不是實在道理?老姑說,經是好經,可惜被歪嘴和尚念歪了,人家那是:路線是個綱,綱舉目張。一經解釋,祖父說,我說的,領袖是站在高處的高人,怎麼會講像廢話一樣的大白話?原來是村幹部自己編排的哩咯隆啊。

 

老姑適時地給了祖父一句:說什麼混學堂,你看見沒治療痔瘡出血,這混學堂的跟不混學堂,到底是不同。祖父無言以對,白了她一眼。他始有所悟,一如山裏的太陽太鮮豔,月亮太潔淨,這柔順的女娃子心裏也藏著絕不溫吞的刀鋒。

 

由於老姑有文化,數算得准,字也寫得好,大隊(村)就讓她當了庫房保管員。有個叫柱子的青年,看上了老姑,便常常編排個理由來庫房裏找她。老姑也喜歡他,每一見他來,總是笑臉相迎。喜歡的理由很簡單,因為柱兒清潔——即便是家境貧寒,衣著破舊,但總是收拾得清清爽爽,而且身上總是有淡淡的皂莢的香味。她認為,有這樣的外在,必有潔淨的內心,他尊重自己,必然會尊重別人。她對柱子說,來儘管來,別再編排什麼不鹹不淡的理由。柱子說,這麼單刀直入,多不好意思。老姑說,連表達感情都這麼曲裏拐彎的,生活的路,也不會走得直。

 

多虧了當著保管,給了他們愛情發育的空間,月明星稀的時辰,他們不必尋覓與躲閃,能自自然然地“粘”在一起。但愛情如火如荼,肚腹卻饑腸轆轆,那時節天公刁難,口糧歉收,總是不給人以飽。看著庫房裏的種子糧,柱子總是若有所思。終於在一次溫存之後,柱子把心中的用意明確地表達出來——他把褲腿紮嚴了,灌上燦黃飽滿的玉米。但當他走到庫房的門口時,老姑叫住了他,請你把褲腿的東西倒掉。柱子說,我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老媽年邁,不耐饑。老姑說,這我自然知道,但孝道的背後,應該是乾淨的人心。柱子有些惱,說,我把整個身心都給你了,還不值你幾粒玉米?老姑說,你的身心是私,庫房裏的玉米是公,不能混為一談,要公私分明。

 

這雖然讓柱子頓生尷尬,但還是依了。只不過臨走前說了一句話,我以後就不來了。老姑一笑,說,你敢!隔了數日,柱子還是來了。不是因為懼怕,而是因為敬重。因為他不來老姑這裏,自己就輾轉難眠,折磨自己一番之後,他突然大悟:這個女子內心周正,能辨曲直,有靠得住的好,假如日後有愛情之外的愛情,她也是不會動心的。

 

果然就是那樣。

 

當柱子到十三陵修水庫,旬月不歸的時候,有一個人總是編排一些藉口,不請自來。那個人是村裏的隊副,也是一個有堂皇顏面的人。老姑知道他的用意,卻也不點破,因為她知道,每個人都有臉面、都有尊嚴,她尊重尊嚴。那天那個人喝了酒,說起話語無倫次,老姑雖然心生厭煩,但還是笑容以待。到了後來,那個人連語無倫次的話也不說了,只是不停地在老姑身後踅來踅去,終於從背後抱住了她。

 

老姑果決地掙脫了他,說,你也是有身份的人,哪能這樣造次?

 

那人說,誰讓你長得這麼好看呢,我就是管不住自己,不管不顧地想。

 

老姑抄起一把利剪,毫不含糊地說,那好,你既然管不住自己的卵子,那我就替你管一管。

 

那個人嚇壞了,落荒而逃。

 

一如太陽落了,還會升起來;月亮缺了,還會圓——再見到那個人,老姑還是晴朗無雲,微笑以對。因為她有的是日月性情,不掛陰霾。那個人也就很快恢復了原有的自在,悄悄地對她說,本來是想報復的,把你的保管給抹稀了(撤掉),但看到你依舊是尊重的表情,我自然也就找回了自重與敬重,咱還是相敬著做一輩子好兄妹吧。

 

日後,那個人果然為人周正,不僅對老姑好,也對鄉親們好,經商發了大財,也無暴發戶盛氣淩人的樣相,而是很謙和地為村裏修了一條水泥馬路,走進人心裏去了。

 

敘述至此,我心中有光,不禁想到,好的日月,自然要孕育出好的人。換句話說,透亮孕育透亮,明媚孕育明媚,在溫暖的作用下,曖昧和陰冷,是難以存在的。





Kommentti

Kirjoittaja

Sähköposti

Kotisivut

Roskapostisuojaus: Paljonko on yksi plus yksi?
(Pakollinen, Vastaa numeroin)



Ei kommentteja




©2018 sophiahui - suntuub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