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tuubi-palvelussa käytetään evästeitä. Palvelua käyttämällä hyväksyt evästeiden käytön. Lue lisää. OK
2018
272829303112
3456789
10111213141516
17181920212223
24252627282930

RSS

 我喜愛的刻章的樂趣
18.09.2018 06:32


1
印章,民間稱章子或章。刻章者多為中年以上已曆滄桑,閱世無數者,甚或是兩鬢霜花,飽經憂患的耄耋老人。刻章者大多蜷縮於蝸室之內,以天地為屋宇,以居室為裈衣,當他們全身心對付掌中拇指大小的玉石、象牙或名木時,儼然已為化外之人。

你看此刻頭戴花鏡,手攥刻刀的他,佝僂著身腰,一只眼眯縫著,像扣動扳機時那樣精心地瞄準——

他也曾有過年輕氣盛,嘯傲王侯的歲月。而現在,他已遍踩人生的泥濘珍珍薯片,飽嘗過人生的辛酸苦辣。他不想征馭萬物,而只想在內心的宇宙中翱翔。他的心,縮回來了。他的天地很小,小到只有指甲蓋那麼大,他的下刀須無比精確,一刀落下有毫髮之錯,也可能滿盤皆毀,不要說已花的工夫全不算數,就連材料,也會成了廢棄之物。

“啊,上帝,即便我困在堅果殼裏,我仍以為自己是無限空間的國王。”這是《哈姆雷特》第二幕中一句著名的臺詞。可以說,刻章者正如堅果殼裏的一位國王,或者說,他是針尖上孤獨的芭蕾舞者,刻刀,成了他的旋轉之足和撐持之腿。


2
刻章者多有習練書法的經歷:那時他凝神懸腕,雙睛炯視,時而閒庭信步賞落花,時而雷霆萬鈞舞飛龍,時而間關鶯語花底滑,時而老鮫潛行威靈怒,時而急驟如飛雨打天窗,時而舒紆如蝴蝶當空舞——我說的是毛筆書法。

不用說,書法是一種柔書。萬千毫毛聚於一管,未能成其堅,反成其靈動變化之勢。高明的書家,當是能充分理解並善於駕馭書筆之柔者。反之,刻章則是一種剛書。刻章也是一種書法,但它的書寫之筆不是毛,而是刀。

高明的毛筆書家總是靜若處子,動如脫兔,筆落風雨,一氣呵成。一筆未下時胸無點墨,紙頭收盡時方觀其成,倘需回筆重補,往往被視為整體之敗,很可能被團成紙球扔進廢紙簍中浴室用品。特別是草書,與其說是手駕馭著筆,不如說是筆拉動了手,手又牽動了人也。刻章則不然。刻刀未下之前,他已是成竹在胸,腹有定稿。刻刀的剜、挑、剔、刮,不能有一絲逾矩之處,所以刻章又叫治印。同為創造,毛筆書家往往是在寫的過程中酣暢淋漓地創造,而刻字書家則是為了自己已然在胸的創造性構想而一絲不苟地工作。


3
刻章者多喜篆書。故刻章雅稱篆刻。

這是依了刻刀的特點。篆書用筆的特點是方、折、勁、齊,與楷書行草的圓、滑、柔、散明顯不同,大小篆書凝重穩固,渾厚質樸,楷書行草靈動秀麗,清雅飄逸,所以,刻刀不易表現楷書行草之特點。刻章多篆字,正是用刀之所長也。

換角度說,篆書刻章也是依了材料的特點。毛筆之於紙張,是兩柔相遇,如荷風之於池塘;刻刀之於玉石,是兩堅相摧,如劍戟之於盾牌。毛筆依從了紙之柔、散、韌,故能靈秀變化葵涌通渠,百媚千嬌,而刻刀順應了玉石木料之硬、固、堅,故能堅毅沉雄,穩如泰山。


4
你看書家,他在尺幅之間興盡波瀾,然後將一方名章鄭重地摁下——剛才還在筆走龍蛇雷鳴電閃,這會才算是驟雨初歇波平浪盡。摁下名章,這等於是一個斤斗十萬八千里的孫猴兒按下雲頭,輕輕落在了地面,等於是太極宗師一氣翻江倒海之後掣回了最後收煞的一步,並將憋在胸臆的中氣輕輕地吐出。

書法和篆刻:一黑一紅,一大一小,一柔一堅,一動一靜——

無篆刻不成書法。這便是中國書法的辯證藝術:必欲紅而當其黑,必欲堅而制其柔,必欲靜而襯其動。


Kommentoi



 堅強才會被歲月善待
18.09.2018 06:07

八月將盡,秋氣漸濃。早晚的涼風告訴人們,在秋季記得添衣加被。風掃落葉的日子也將離我們越來越近,公路兩旁的稻子都露出了金黃的稻穗。

路過一片荷塘,驚喜於還有荷花開的正豔,也許是種的晚了,這一片荷塘在八月底,荷花亭亭玉立的開在眾人的眼光裏。過路的人都會停下車子或者腳步,有的拍照,有的嬉戲,有的如我一樣就那麼靜靜地站立。

站在俗世裏,看盡人間冷暖。如一支荷,穿透淤泥的黑暗,迎著光明奔跑。把自己最美的樣子展現在人世間,以一種簡淨的姿態。不說走過的艱辛,不說黑暗中的煎熬,只言美麗。

喜歡那一支特行獨立的荷,溫婉中帶著不能褻瀆的端莊,遠遠地立在水中央,水中的倒影陪伴著流年的孤獨,勾勒出一幅精彩的剪影。

是秋了,荷也將成為枯荷。相比於初荷的碧綠,老去的荷倒是更具風韻。經過了時光的淬煉,抖落了滿身的榮光,留在歲月的就是一莖風骨了。風雨中走過,烈日中度過,甜蜜和苦澀都沉澱在歲末。

一支荷,簡約到極致。一生就那麼在天地之間,悄然地度過。不喧囂,卻也盛大至極。滿塘滿塘的開,一支支獨立的存在。

枯荷,是時光裏最美的美人。暮年的風雅,沒有經歷過滄桑的人很難有。是枯了瘦了,卻仍然立於水中,不增不減,依然溫和的對待著季節的變遷。

如荷的人,定時清雅廉潔的。一顆清淨之心,淡然面對風雨。風雨來時,傲然挺立。風和日麗,不驕不躁。所有的,都交給了歲月,盛開過,含笑過,枯萎過,剩下就是對歲月無比的寬容和厚待。

年少時看荷,只看它的花開盛夏。過了多年,再看荷 ,更多的是看它的品相,荷葉晶瑩剔透,荷花粉苞含黛。再後來,上了年歲,看到的更多的是老去的枯荷骨子裏的風尚。

倘若,老去。就做那一支特行獨立的荷,立於世,不合流同汙,有自己的優雅,過自己的生活。就算孤獨,也不放縱。就算枯萎,也不流俗。

永遠,用一顆純淨的心靈,面對複雜紛呈的現實。一種姿態,傲骨錚錚。

八月將盡,你若堅強,必將被歲月善待。


Kommentoi



 鄉村只剩下回味
07.09.2018 06:24


對於一個回不去故鄉的人來說,即便只剩下一堆零碎的記憶,也會有一種溫暖和幸福,從內心深處悄然滲出。

人老念舊。

進入知天命之年,忽然有一種淡淡的鄉愁從內心深處泛起。其實,有鄉愁是幸福的。對我來說,它只是一個忽隱忽現、遙不可及的夢。

前些日子,一位朋友發來幾張圖片,那是他在老家建造的房子無針埋線,兼帶一座庭院。電話那端,我聽出了他毫無掩飾的興奮與喜悅。他不停的告訴我,他準備把前庭後院圍起來,再建一個六角亭;問我亭子該取個什麼名字、柱子上是刻字還是掛字、前門後院入口處對聯寫什麼內容等等。“退休後我就搬回來住。”他的語調帶著一種毋庸置疑的肯定。豔羨之餘,作為一個且把他鄉做故鄉的遊子,我擁有的恐怕只剩下鄉村記憶了。

父母下放的那個鄉村正是我的出生地。

父親曾對我說,我是在一個名叫“何家漢”的山腳下降生的。出生當日下了一場傾盆大雨,村子裏漲水,把田裏的打穀機都給沖走了。父母金婚紀念的那一年,我們全家回了一趟“何家漢”。父親帶著我,我帶著兒子,特意來到我出生的地方。站在高處遠望,當年低矮的房屋早已倒塌,淹沒在樹木雜草叢中。那一刻,我不覺黯然。當年人丁興旺的村子,也就剩下三兩戶人家。老的慢慢走了,年輕一點的搬出去住了。我能想像得出當夜幕降臨時,整個村莊的靜謐。如果不是那三兩戶人家的門窗依稀透出的幾絲亮光,還有隱隱約約傳來的幾聲犬吠,簡直會讓夜行客誤以為這是個無人村。

遙想當年,那是何等的紅火。尤其是過年的時候,那喜慶的爆竹聲,從村頭響到村尾,整個村莊都籠罩在一片硝煙之中。最高興的莫過於我們這些孩子,穿著一身新衣服、新褲子、新鞋子、新襪子,奔走在家家戶戶的大門口。誰家打爆竹就往誰家沖,為的是拾撿那些“啞炮”:就是引線燃燒一些,斷了未能炸響的爆竹。哪怕有的引線就剩下不足半寸長,那也是不可多得的戰利品。隨後,就會來到水塘邊,將引線點燃,趕緊扔進水裏,看爆竹在水面爆炸激起的水花——我們把它叫作“煮嘎嘎”。

我的鄉村記憶,大都和過年有關。因為過年,意味著穿新衣,意味著壓歲錢,意味著雞鴨魚肉。尤其是生產隊春節前分魚分肉,整個村子的氣息都透著年味。

魚從哪里來?大隊的魚塘呀,一年一幹。大人們從前一天大半夜開始忙碌著放水,等到第二天上午九、十點鐘的時候,塘裏的水放得差不多了,就開始抓魚。在我的記憶中,魚塘裏的水是不會全部放幹的,所以總有不少“漏網之魚”。小時候搞不懂大人們為何不把水全部放完,那不是可以一網打盡嗎?現在想來,大人們的做法是對的,總得留些魚到明年吧?否則明年就沒有魚吃了。大人抓大魚,我們小屁孩就圍在四周抓小魚,居然也有不少收穫。母親有一手好廚藝,我們抓來的小魚,在去除內臟後曬乾,等哪天“開葷”的時候,一把辣椒,一把大蒜子,一把青蔥,起鍋的時候再灑上一圈甜酒糟,那燒出來的美味可以讓我添上兩大碗米飯。

村裏每年春節前,都會殺一頭牛,每家每戶都能分上幾斤牛肉。其實這些還夠不上吸引力,讓我們這群小孩子流口水的,是那一大鍋水煮牛雜碎,就是用柴火慢慢煨出來的MD Senses 試做。大人們坐在灶前,嘴裏叼著一支香煙,時不時的往灶裏添加柴火。等到鍋子的牛雜開始咕嘟咕嘟歡唱的時候,滿屋子都是牛肉的香氣。我們圍著大鍋,忍不住伸出手去,左捏一塊,右撕一口。這時,大人就會像趕蒼蠅一樣把我們轟走,嘴裏不停的念叨:急什麼,等下家家戶戶都有,回家吃去。這讓我們怎麼等得及、忍得住呢?

除了大隊裏集體分魚分肉,其實我們自己家裏也是有收穫的,那就是殺豬。記得我們家一年會養兩頭豬,年關將近的時候,一頭豬賣到公社食品廠去,換來的是我們全家一年的重要開支;一頭豬殺了,這一年我們就有豬肉吃了。這基本上是村子裏家家戶戶的“標配”,所以也會是家家戶戶這個階段的“規定動作”。這就便宜了我們這群“好吃鬼”,幾乎吃遍了家家戶戶的那餐“殺豬菜”。前段時間,朋友帶我們去他老家吃“殺豬菜”,我細細品嘗,卻怎麼也吃不出兒時的味道了。

如果說留在味蕾的記憶更加持久,那麼流淌在額頭的汗水也同樣讓我記憶猶新。

這不由得讓我想起家門口靠牆的那一排排木柴,那可是我們一根一根從山裏砍下,一捆一捆從山裏扛回來的。不只是自家燒飯燒菜用,更多的是賣給公社的磚廠。記得我們家的永久牌自行車、紅燈牌收音機、青島牌座鐘等等,都是我們用柴火換來的。

說起砍柴,有一個畫面依然定格在我的腦海:一位精壯的漢子爬上一棵楊梅樹,抓住兩根粗枝幹拼命的左右搖擺,然後下起了“楊梅雨”,我們在樹底下歡快的拾撿地上的楊梅主婦手潤手霜,不一會兒就是滿滿一籮筐。漢子不只是一個人,好像有一支團隊,他們來自浙江。上世紀七十年代,很多浙江人到我們村子裏,跑進大山深處砍木頭賣。他們吃住都在山裏面,特別能吃苦。也許是他們呆在山裏有點寂寞吧,對於我們這群不速之客很是歡迎,在幫我們搖下楊梅雨之後,還帶我們到簡易的住處,每個人舀上一碗濃稠的大米粥,雖然沒有任何佐料,我們一個個狼吞虎嚥,吃得津津有味。好客的浙江人笑眯眯的看著我們吃完,似乎比我們還覺得香甜。

隨著父母落實知識份子政策,我們舉家搬進了縣城,後來我又考到外地讀書,定居在一個遠離故土的城市。不知從何時開始,我總在心裏默默問自己:那個叫著“何家漢”的出生地,那個叫做“白竹村”的小村莊,算是我的故鄉嗎?我還回得去嗎?

因為,除了記憶和回味,我好像什麼都沒有了······


Kommentoi



 好心態讓你走好這一生
07.09.2018 05:04

少时,一直以为幸福是一件东西,拥有了就幸福;长大后,认识到幸福是一个目标,达到了就幸福;直到成熟后,才发现幸福原来是一种心态,领悟了就幸福。

狄更斯说:一个健全的心态比一百种智慧更有力量。

人与人最大的不同,其实不在于聪慧愚笨、富贵贫贱,而在于心态的不同。你有什么样的心态,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想要走好这一生,首先要有一个好心态。


Kommentoi



 漂浮的秋雨
17.08.2018 06:22


毛毛秋雨不斷地越過一位勞動者的鋤柄落向大地,落向大地的秋雨並沒有帶來任何響聲,只有那一位勞動者的鋤頭與大地接觸的碰撞聲。此時,在秋雨中勞作的那一位勞動者在臉上刮了一把汗水,撒到了秋雨中,可是那一陣陣漂浮的秋雨,仿佛沒有讓勞動者這一把汗水落向大地,而是帶著它穿過了一片莊稼地,翻過了一條大山梁,還沒有停止住時,那一把勞動者的汗水,似乎調轉了方向匆匆忙忙跟著漂浮的秋雨升到了天空,又繼而向遠方飄去……

這位勞動者趁著綿綿秋雨開始播種,其實秋播的種子早已經選好備足了痔瘡專科,目前所做的事情就是讓這些種子在翻耕的地裏安個家,需要有一個幸福溫暖的家園。勞動者在秋收之後,就抓緊時間整理土壤,好讓種子在幸福溫暖的家園裏快樂成長。雖然勞動者揮舞著鋤頭在莊稼地汗流浹背辛苦勞作著,但伴隨著秋雨漂浮的到來,那種渾身的力量和喜悅之感,頓時在身子骨裏膨脹開了。在此刻,勞動者的那把鋤頭在秋雨漂浮中揮舞得更高了,更有力量了。
秋雨的漂浮,它即是大自然的一種傑作,也是一種無私的奉獻。無論秋雨漂浮的大小怎麼樣,到了勞動者身上總是一種沉甸甸的東西存在著。一場秋雨緩緩到來之際,勞動者在收穫的同時,被打濕的一只手捧回來的又是另外一種希望,因為秋播的種子被秋雨一滋潤,那爆裂開來的芽瓣急不可待地鑽出了泥土,就像是一張張娃娃的笑臉兒,那麼的可愛宜人。

對於勞動者來說,秋雨就是莊稼的源泉,說啥也不能少了它。勞動者的話是真理,真理被漂浮的秋雨反復驗證過了。當秋雨漫過莊稼苗的時候,那發亮的莊稼苗越發顯得更加鬱鬱蔥蔥了。誰也知道,漂浮的秋雨它雖然沒有一雙翅翼東京物業管理,但它能夠把一顆顆雨點子靜悄悄地送進了莊稼地裏,也送進了莊稼人的心田裏……
在一條山梁上漂浮的秋雨,它不明不白地站在了樹冠的葉片上。一會兒工夫,漂浮的秋雨就像是一位畫家一樣,好像帶上了一把彩筆,把秋天的葉片塗抹上了五顏六色線條的樣子,把秋天的葉片打扮得如此靚麗多彩。眨眼工夫,放眼望去,就會看到一張張葉片之間呈現出了熟透的果實。漂浮的秋雨拿著神奇的畫筆,就這樣在童話般的金秋裏,幻畫出了世界上最為神秘、最為珍貴的果實。
刹那間,秋雨漂浮過了一片森林,它不想在森林裏過多停留,因為憑經驗它知道,凡是有蟲鳴的地方,那裏土地肥沃,那裏莊稼蔥郁,那裏瓜果飄香,那裏最需要它的滋潤。於是,它很快就越過了一座座山峰,形成了一層層濃濃的雨霧,飄飛到了田地的上空,細細滋潤著田地裏的莊稼。
漂浮的秋雨形成雨霧,它不需要過程,只要在天空保持住平衡的雨線就足夠了。因為它每走一步似乎有一種哲學家的思維在出現,應該聚攏的時候,它決不斜著身子離開;應該拉開一點距離的時候,它就很自然地保持著一種不遠不近的距離。

就是到了那一座山峰上漂浮的秋雨,所形成的一層雨霧,它行走的方向也是規則有序。現在,漂浮的秋雨走進了雨霧的空間,它仍然保持了整體性團結在了一起。雨霧就是漂浮的秋雨的傑作,它在這一座山峰上就顯得特別神奇,不到一會兒,那神奇的雨霧在漂浮的秋雨作用下,慢慢地幻化成了一棵高大的樹木。樹枝上掛滿了耀眼奪目的花朵九龍塘通渠 ,花朵原來是秋雨張開的一張張笑臉;樹葉上出現了帶花邊的優美線條,原來這是秋雨的畫作;筆挺的軀幹上出現了一條條明亮的流線,就像是人間大地上的一條條精美的路徑,原來那是漂浮的秋雨延伸路徑的方向,它還在繼續前進著、延伸著……
現在,雨霧範圍在不斷擴大,雨霧形成的那一棵樹,在那座山峰上變得越來越小了,最後變成了一個圓點,隨著漂浮的秋雨慢慢地融進了天空。這時,一輪紅日在天空雲層裏出現了,亮白的太陽光輝照耀在了大地上,大地上漂浮的秋雨還在繼續著,紅日的光輝在漂浮的秋雨中閃閃爍爍……
忽然,有幾條太陽光線穿過了漂浮的秋雨之間,照在了緊握鋤柄的那位勞動者的身體上。此刻,那位勞動者直起了腰杆,又從臉上刮下了一把汗珠子,用力一揮,輕輕鬆松地甩向了那漂浮的秋雨之中……

 


Kommentoi


©2018 sophiahui - suntuub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