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tuubi-palvelussa käytetään evästeitä. Palvelua käyttämällä hyväksyt evästeiden käytön. Lue lisää. OK
2018
30123456
78910111213
14151617181920
21222324252627
28293031123

RSS

 Old street in memory
27.04.2018 06:45

我走在街面上,目光被兩側煥然一新的高大建築物緊緊鎖住,這是一個春天的傍晚,剛下過雨的街景顯得清新怡然。

我已經很長時間沒到過這條街了,這是過去的人民路,現在也是。前些日子,我每次上街都會收到一些開發商出售期房的廣告紙,什麼社區呀,什麼花園的,都是緊緊圍繞著人民路建蓋的。心想,去看看它的變化吧,畢竟是小時候很熟悉的一條街。


我從百貨大樓往上走,邊走邊在目光中描繪著記憶中的老街。這裏原是川味飯店,當年姐姐結婚時就在這家飯店,二十五元一桌的酒席在當時已是夠上檔次的了;這裏是民族商店,小時曾到這裏買過雪花膏;在民族商店的隔壁有一間大茶館,茶館對面便是回民飯店,這家飯店的涼卷粉很好吃,排隊買牌非常擁擠;這裏是三八理髮,藍色的門窗,裏面白色轉椅;這裏是姚家巷,兩側黃色牆面的窄巷子,巷子盡頭是個舊唯一一所基督教堂;往上走十多二十米是老衙門巷,我吃過這裏的油條和稀豆粉,記得,這裏有一個很胖的大媽,因肚子很大,搓湯圓的時候手離肚皮很近,視覺上像在肚皮上搓,傳說中的“胖婆娘搓湯圓”說的就是出自這裏的典故。


走到老江川巷口,也就是現在的市中醫院附近時韓式新娘化妝,新落成的渝洲花園已躍然眼前。看著眼前這些被現代化的機械打磨出的一幢幢、一排排的嶄新的花園式建築,我忽然間對家鄉的“女大十八變”驕傲了起來。每當聽到外來人說“這地方真美!”、“哦,這錫都像幅畫。”、“有點類似歐洲的某個小城”……此時,我便會為家鄉的美充滿著無比的自豪。

我覺得城市建築像一種符號,一種文明進步的符號,它代表著這座城市的棄舊迎新、代表著一個時代趨於展示的理念。誰都不會喜歡舊的東西,但此刻我卻喜歡舊時的老街,喜歡它的樸實,喜歡它在日光的曝曬下散發出來的木香味,喜歡它每日清晨“吱呀吱呀”的開門聲,喜歡它那種充滿市民生活氣息的親切感……。

我慢慢地往上走著。記憶中,這裏曾經是一條藍色的街道,街的路面是混凝土築成的,中間有條線把街面一分為二,再走幾米又出現一條橫線,這樣就形成了很多半個井字的連接。整條街都是土木結構塗著藍油漆的老房子,建造的都不高,一般都在二層,高的也就到三層。一樓大多是鋪子針灸療法,這些鋪子的門,每天開門後全都是疊在一塊兒靠旁邊的。早上鋪子開門時,要先一塊一塊從榫眼裏取下來,關門時又按順序一塊一塊插進榫裏銷起來,最後一塊門板便掛上一把大黑鎖。

從中醫院這裏往上走,有小百貨店、五金店、鑲牙店、日雜公司門市店,再往上段走去就是七理髮店、紡織品門市、大橋青年商店、光美園、糖煙酒公司二商店。紡織品門市是城裏最大、花布最多的一個專營店,裏面的品名有幾百種,有卡幾布、的確涼、絲絨、燈芯絨、士林布、有綾羅有綢緞等等數不勝數。這個店裏的花布特別多,凡是進去的人十有八九都會挑花了眼。青年店裏有熱水瓶、軲轆線、搪瓷洗臉盆……總之,這是小城唯一最熱鬧、最繁華、市民們最愛逛的一條商業街了,也是小城的主街道。它是一條純粹的步行街,沒有車輛通過。它還像小城的一條脊樑,從它的主幹上又肋骨似地分支出多條小街小巷來,如觀音巷、六合巷、柿花巷、萬寶巷……而許多的四合院又隱秘地落座在這些小巷中。

記得,在觀音巷口有個小腳老奶奶每天都用一個圓形大簸箕出來擺個攤,專賣老人穿的納底布鞋和小孩子的圍兜、搖鈴,還有用花布縫製的燈籠褲。遇上“清明節”和“七月半”還順帶賣點香紙之類的,你要去買了,她還幫你念念經什麼的。萬寶巷口也有這樣一個小腳老奶奶,不管晴天還是雨天,她們都是那樣的愛崗敬業。

在這條街的盡頭拐彎處,還有一個大橋飯店,一個大橋旅店。每天清晨這裏除小鍋米線外,更好吃的還是那籠熱氣騰騰的破酥包子,有白糖花生米的餡、有鮮肉大蔥的餡,在蒸籠上面繚繞的熱霧中隨時都伸著七、八只搖著錢幣的手。

舊時的人民路,是一條“革命”的路,它見證了小城的憂傷,小城的歡顏,以及小城的點點滴滴。聽長輩們說,文革時期,這條街真是血雨腥風香港服務式住宅,一街的淒婉。當時的右派、走資派曾多次被帶到這裏遊街,他們頭戴著尖尖帽,脖子上掛著塊大黑牌,被押在隊伍最前面。旁邊穿軍裝佩戴紅袖套的領隊,舉著拳頭高呼著口號:“打倒走資派!打倒……”後面跟著一串人馬,他們搖著手中的三角旗聲音很洪亮地跟著喊“打倒……”。

粉碎“四人幫”的時候,我記得在一個星期天的中午,整條街像電影中解放區的天,敲鑼打鼓龍騰獅舞的,好不熱鬧。有個我們知道的老阿婆從二樓的小窗中探出頭來看熱鬧時,剛好遊行隊伍走到她家的窗子下,一個隊員手中高高舉著的、張著血盆大口的江青漫畫頭像,把老阿婆嚇得病了一個月。


到後來的八十年代初,每次開宣判會後,那些宣判後的刑事犯也要押經這裏遊街,所不同的是,罪犯是在卡車上。重犯站在車頭,輕犯站在車箱的兩側,每個罪犯的後面都站著一名武裝員警。每當遇到開宣判會時,市民們都會奔相走告“今天開宣判會了,下午2點鐘開始遊街!”接近時間的時候,老人、小孩子們就會抬把椅子坐在街邊等候觀看。

隨著城市建設的快速發展,如今,老街徹徹底底地消失了,消失得沒有留下一點引起人們回憶的痕跡。


Kommentoi



 Ramble in the winter
27.04.2018 06:43

殘雪消融,冬日將盡,心中無限留戀。

冬天很簡單。春花爛漫,夏木蔥蘢,秋楓似火已成過眼雲煙,寒風寥寥幾筆,世間只剩下一幅簡筆劃卷。紅的日,藍的天,白的雲,透過樹叉便一望而知,不用費心猜測今天的天氣。廣場的人少了,好像被風吹跑了,偶然相遇在街角邊,除了噓寒問暖便是抱怨雪為什麼來得這麼晚。路上的車多了,但大多朝著家的方向。冬裝少了許多花枝招展,更傾向於驅寒保暖,回歸自然。大道至簡,人們審視世界的目光開始由外向內,那是繁華過後的覺醒,那是去繁就簡的境界。

冬天很溫暖。也許有人說冬天的性格應該是寒冷,哪來的溫暖?我不否認,也正因如此,我覺得溫暖恰恰是這個季節理應追求與彰顯的主題。正如電影《芳華》所說的那樣,從不被善待的人最容易識別善良。在這天寒地凍的季節,寒冷雖然刺骨,溫暖足以銘心。它讓多少次跌倒重新站起,另多少淚水劃過僵硬。大家還記得那對清潔工夫婦嗎,原來溫暖就是捧起你凍僵的手放在我的唇邊,告訴你冬天有我,溫暖不遠。沒有信誓旦旦,沒有錦衣玉食,那些都離愛情太遠,只是一口氣便喚回你想要的春天。冬天很暖,出門前媽媽總是叮囑再三;冬天很暖,進門後爸爸已把熱酒斟滿。

冬天很美好。你也許會說荒山禿嶺,草木凋零,美在哪呢?其實不然,冬天的美卓爾不群,由內而外,大有我本來就很美,你無需評論的豪氣。你看吧!天山的雪蓮詮釋著虔誠與高潔;紅岩的梅花抒發著俏也不爭春的情懷;僅是一場紛紛揚揚的雪便足以讓時間靜止,讓塵埃落定,還了世間一刻清白。如果說那些都少了人間煙火,你再看冬日的黃昏裏埋下多少思念的伏筆,天邊的淡淡的雲霞恰似小妹凍紅的臉,可惜來不及多想,炊煙、老屋都和夕陽一起下山;走進萬家燈火,一盞盞燈籠高高掛起,祈禱著國泰民安,一張張福字貼滿門窗,訴說著吉祥如意,一張張笑臉翹首以待,盼望著親人早日團聚。

冬天有希望。希望不是屬於春天嗎?沒有冬天的孕育春天又從何說起呢?葉子落了,根還活著;燕子飛走了,明年會回來;河水結冰了,心底仍有暖流;青蛙養精蓄銳只為把春天叫醒,麥苗爬冰臥雪只為鋒芒畢露。這個冬天裏,多少人願作火把照亮世界的黎明,多少人甘灑熱血融化三尺堅冰。還記得那個冰花男孩嗎?當你看到他時,你還有什麼理由不努力,又有什麼資格不堅強?借片雪花淨化一下靈魂,讓寒流洗滌一遍浮躁的心。走過冬天,不忘初心,攜手同行,便是我們民族的希望。

不是冬天太單調,是我們的內心太複雜;不是冬天太冷,是我們的血不夠熱;不是冬天太荒涼,是我們的審美有偏見;不是冬天太殘酷,是我們不夠堅強。此刻願站成冬天裏的一棵樹,遠遠望見春天已走向你我!

 


Kommentoi



 溫暖如明媚
13.03.2018 05:37

故鄉的太陽出得遲,但鮮豔,紅彤彤的,耀眼;故鄉的月亮落得早,但潔淨,白嫩嫩的,養眼。與之相對應的,是分明的四季,有毫不含糊的季節特徵——熱就熱,冷就冷,雨則雨,晴則晴,清明爽利,不叫人費心揣摩。於是,人也就有了與之相對應的性情——質樸、率性、透亮,愛恨分明。

 

譬如老姑。從記事起,就分外地明白事理,穿得破舊,吃得寡淡,也從不抱怨。因為她知道,故鄉所有不過是瘦山與薄地支付寶HK優惠,自然窮;其中所產不過是玉黍和小米,自然餓——既然都是沒有辦法的事,自然要安於忍。所以,她為人處世,一直是心胸坦蕩,隨遇而安。譬如夏旱,吃水緊張,洗漱類的用度,自然是廚炊後的剩水;她則安心享用,無額外憂煩,她說,只要臉子長得好,污水也能洗得白。譬如秋澇,田堰衝垮,玉米伏倒,眾人哀號,她卻從水裏撈上來泛青苞米,放在柴草上燒烤,吃得近乎忘情,紅唇之上沾滿炭灰。她說,已然是澇了,不如撿回來一點兒快樂的心情。

 

到了上學的年齡,祖父找她商量:擺在你面前有兩條路哇,一是混學堂,二是隨你母親伺候豬狗。她脖子一梗,響脆地說道,當然是混學堂。她知道父親的心思——他內心深處重男輕女,覺得女娃子早晚是別家的人,花錢上學純屬白搭,不如早點務農幫襯家境。把一樁堂堂正正的事體,用一個“混”字形容,他的意思已經再明白不過了。絕不能讓這種不公得逞。她想,該上學就上學,該嫁人就嫁人,人生一世,應該過的日子,都是應該認真地過的,絕不能人為地節省。

 

初中畢業,就“運動”了,各地學生扔掉書本到處“串連”。她自然是隨潮流而動,去了南方的幾個聖地。但不久,即便是全國山河一片紅,她還是悄悄地回到了家鄉,安心地務農。問她原由,她說,原因很簡單,即便是動機很動人,坐車不給錢蔡醫師教MC,吃飯不給錢,住店不給錢,還理直氣壯,咄咄逼人,大道理背後就沒道理了。之於她個人,高聲大嗓背後,感到的總是內心的不寧。

 

祖父幹幹一笑,說,不叫你混學堂,你偏要混學堂,混來混去,只混了一個造反有理。老姑只是搖搖頭,沉默無語。然而她甘心務農,無論是颳風下雨,也不休歇,直至被評為“五好社員”,樂在疲苦之中。

 

那時節,天天有最高指示發佈,大隊(村)部便配備了一臺半導體收音機。為了落實上級傳達不過夜的硬性規定,便先由村幹部收聽一下,然後再站在山的巔處,向村落裏吼。也是因為山偏地遠,收音機裏的聲音總是被雜音遮掩,一天,村幹部吼道:社員同志們,偉大領袖就是跟咱貧下中農心貼心,跟咱山裏人一樣實在,他說,路上有根樁,樁是木樁。就是說,要想抓革命、促生產,就是要把攔在路上的木樁徹底拔掉才行。

 

老姑聞之,忍俊不禁,咯咯地笑個不停。祖父說,有什麼好笑的,難道老人家說的不是實在道理?老姑說,經是好經,可惜被歪嘴和尚念歪了,人家那是:路線是個綱,綱舉目張。一經解釋,祖父說,我說的,領袖是站在高處的高人,怎麼會講像廢話一樣的大白話?原來是村幹部自己編排的哩咯隆啊。

 

老姑適時地給了祖父一句:說什麼混學堂,你看見沒治療痔瘡出血,這混學堂的跟不混學堂,到底是不同。祖父無言以對,白了她一眼。他始有所悟,一如山裏的太陽太鮮豔,月亮太潔淨,這柔順的女娃子心裏也藏著絕不溫吞的刀鋒。

 

由於老姑有文化,數算得准,字也寫得好,大隊(村)就讓她當了庫房保管員。有個叫柱子的青年,看上了老姑,便常常編排個理由來庫房裏找她。老姑也喜歡他,每一見他來,總是笑臉相迎。喜歡的理由很簡單,因為柱兒清潔——即便是家境貧寒,衣著破舊,但總是收拾得清清爽爽,而且身上總是有淡淡的皂莢的香味。她認為,有這樣的外在,必有潔淨的內心,他尊重自己,必然會尊重別人。她對柱子說,來儘管來,別再編排什麼不鹹不淡的理由。柱子說,這麼單刀直入,多不好意思。老姑說,連表達感情都這麼曲裏拐彎的,生活的路,也不會走得直。

 

多虧了當著保管,給了他們愛情發育的空間,月明星稀的時辰,他們不必尋覓與躲閃,能自自然然地“粘”在一起。但愛情如火如荼,肚腹卻饑腸轆轆,那時節天公刁難,口糧歉收,總是不給人以飽。看著庫房裏的種子糧,柱子總是若有所思。終於在一次溫存之後,柱子把心中的用意明確地表達出來——他把褲腿紮嚴了,灌上燦黃飽滿的玉米。但當他走到庫房的門口時,老姑叫住了他,請你把褲腿的東西倒掉。柱子說,我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老媽年邁,不耐饑。老姑說,這我自然知道,但孝道的背後,應該是乾淨的人心。柱子有些惱,說,我把整個身心都給你了,還不值你幾粒玉米?老姑說,你的身心是私,庫房裏的玉米是公,不能混為一談,要公私分明。

 

這雖然讓柱子頓生尷尬,但還是依了。只不過臨走前說了一句話,我以後就不來了。老姑一笑,說,你敢!隔了數日,柱子還是來了。不是因為懼怕,而是因為敬重。因為他不來老姑這裏,自己就輾轉難眠,折磨自己一番之後,他突然大悟:這個女子內心周正,能辨曲直,有靠得住的好,假如日後有愛情之外的愛情,她也是不會動心的。

 

果然就是那樣。

 

當柱子到十三陵修水庫,旬月不歸的時候,有一個人總是編排一些藉口,不請自來。那個人是村裏的隊副,也是一個有堂皇顏面的人。老姑知道他的用意,卻也不點破,因為她知道,每個人都有臉面、都有尊嚴,她尊重尊嚴。那天那個人喝了酒,說起話語無倫次,老姑雖然心生厭煩,但還是笑容以待。到了後來,那個人連語無倫次的話也不說了,只是不停地在老姑身後踅來踅去,終於從背後抱住了她。

 

老姑果決地掙脫了他,說,你也是有身份的人,哪能這樣造次?

 

那人說,誰讓你長得這麼好看呢,我就是管不住自己,不管不顧地想。

 

老姑抄起一把利剪,毫不含糊地說,那好,你既然管不住自己的卵子,那我就替你管一管。

 

那個人嚇壞了,落荒而逃。

 

一如太陽落了,還會升起來;月亮缺了,還會圓——再見到那個人,老姑還是晴朗無雲,微笑以對。因為她有的是日月性情,不掛陰霾。那個人也就很快恢復了原有的自在,悄悄地對她說,本來是想報復的,把你的保管給抹稀了(撤掉),但看到你依舊是尊重的表情,我自然也就找回了自重與敬重,咱還是相敬著做一輩子好兄妹吧。

 

日後,那個人果然為人周正,不僅對老姑好,也對鄉親們好,經商發了大財,也無暴發戶盛氣淩人的樣相,而是很謙和地為村裏修了一條水泥馬路,走進人心裏去了。

 

敘述至此,我心中有光,不禁想到,好的日月,自然要孕育出好的人。換句話說,透亮孕育透亮,明媚孕育明媚,在溫暖的作用下,曖昧和陰冷,是難以存在的。


Kommentoi



 春天笑盈盈的到來
13.03.2018 05:13

春風送走了冰封的日子,河畔,迎春花舒展著枝條,一簇簇的競相吐蕊。岸邊,一株株的紅梅朵朵鬥豔,就像少女美麗的笑臉,裝扮著春天。

是呀!已過驚蟄了,萬物開始復蘇了。

春天,正在從遠方趕來,參加這次盛會。

朝陽,衝開了雲層,映射在河水裏,鱗光蕩漾。三五只野鴨浮在水面,時而鑽進水裏,時而浮出來,是多麼的歡快自在。

“當、當、當”,這是觀音閣寺廟做早課的晨鐘,伴隨著僧人們誦經的木魚聲,和著嫋嫋升起的香煙彌漫在清晨的林間。

鳥兒在林間鳴叫,吵醒了還在冬眠的青蛙,發出了依稀的叫聲。

遠遠望去,河坡已披上淡淡的綠色,小草已經鑽出了地面,為這枯黃的蕭瑟增添了一點生機。

一場春雨過後,含苞待放的杏花吸滿了雨露,不日就要開放。

蚯蚓在草皮下的泥土裏蜿蜒鑽出,感受著清新的空氣。蟄伏了一冬的蟲兒們呀,在陽光下煽動翅膀,晾曬潮濕的衣裳。

世間萬物,熙熙攘攘,合奏著春天的華章!

 


Kommentoi



 相逢便是遺忘
27.02.2018 03:56

在春天的雨夜裏,聽《相逢是首歌》,就這樣做了那個懷舊的人,戀上一首經典老歌。相逢是首歌,同行是你和我。多麼美好的句子,美得讓人要落下淚來。那些遠去的青蔥年華,開始在雨夜裏重現,仿佛只在昨天,可我為何早早就更換了容顏。

更換容顏的,又豈止是我,還有歲月,以及行走在歲月河岸的許多人。那麼多紅顏佳麗都隨著時光漸次老去,當你以為過程是緩慢,回首卻只需瞬間通渠。是的,覆水難收,春去會有春回,花謝花還會開,可人一旦把恩情償還,就再也不相欠了。


其實,人生原本就沒有相欠。別人對你付出,是因為別人歡喜;你對別人付出,是因為自己甘願。那些付出了想過要收回的人,又何必讓你費心去在意。我佩服那些愛過無悔的人,就算分手,依舊可以做到從容相惜。倘若所有的人都可以做到這樣寬容慈悲,這風塵的世間雖然煙火蔓延,卻不會再有傷害。

因為愛了,所以聽一首弦音,頰邊泛上了紅。我是多麼的喜歡那一句:"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樣,太薄弱,是人們的美麗的想像。"在她很青春的時候,似乎就已經知道,世間萬物有其自身規律,就如同山河不可逆轉,歲月不可回流去眼袋。很多人說她永遠像夢一樣美麗迷人,其實她活得比誰都清醒。

 

她和所有女孩一樣,甚至比所有女孩都更喜歡做夢,但是她不會讓自己沉迷。她始終保持一顆清醒的心,為的是不讓自己受傷。所以讀林徽因的文字,永遠沒有疼痛之感。即使她傷了,也會掩飾得很好,也許她會覺得,快樂是所有人的快樂,悲傷是一個人的悲傷。這麼說,不是歌頌林徽因多麼的偉大,而是有些人從來都不願意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傷處。林徽因和徐志摩在康橋深刻浪漫地愛了一場,愛到幾乎忘記他們的相逢其實是一場美麗的錯誤痔瘡出血原因治療。茫茫人海,遇見是多麼的不容易,怎麼忍心輕易說別離。他們甚至願意一直夢著不要回到現實,現實像一把利刃會將彼此都割傷。


幾乎每一天徐志摩都去找尋林徽因,他們在一起談論詩歌,所以林徽因詩歌裏一定有徐志摩的影子。那時候,徐志摩和林長民是摯友。林長民欣賞他骨子裏浪漫的詩情,但作為林徽因的父親,他知道徐志摩已是有婦之夫,況他和好友梁啟超有過口頭之約,曾想過將林徽因許配給梁思成。林長民亦是一個瀟灑浪漫的人,他認為徐志摩可以和女兒林徽因相戀,但需要適可而止,並且不能與婚嫁相關。


Kommentoi


©2018 sophiahui - suntuubi.com